末日屠龙
地區:韓國
  類型:微動畫
  時間:2022-09-03 03:49:01
劇情簡介
引:  《玄中記·說狐》:“狐,五十歲,能變化為婦人;百歲為美女,為神巫……能知千里外事,善蠱魅,使人迷惑失智;千歲即與天通。”  *   楚玥第一次見我,俊逸的臉龐就毫不掩飾地露出鄙夷之色:“愛妃這般美貌傾城,要養也該養只冰瑩如玉的雪狐,怎么養只黑漆漆的玄狐,而且這般瘦小難看,如何襯你。”   張貴妃聞言,嫣然而笑:“陛下謬贊了。臣妾前幾日去御園游賞,見這小玄狐受傷了,趴在地上奄奄一息,一雙眼睛楚楚可憐地看著臣妾,心下不忍,就將它帶了回來。雖說不好看,但它眼神機靈,挺有靈性的。”   “愛妃真是溫良純善,這哪看得出機靈,若不是聲音不同,朕還以為是只小惡犬。”楚玥負手走到金絲籠前,仔細盯著我看了一會,我氣得朝他齜牙咧嘴,他卻繼續嗤笑嘲諷。  的確,他一個九五之尊的帝王,傲睨天下,怎會在乎一只小狐貍的感受,盡管,我是一只天狐。  我哪是張貴妃救回來的,根本是被她訛回來的。   張貴妃的祖父是丞相,外祖父是鎮國將軍,出身可謂人中之鳳。可惜,金無足赤,張貴妃雖芳名“傾城”,卻是個相貌平平的女子。后宮佳麗三千,哪個不是花容月貌,柳態嬌顏,而且大多也都有靠山,丞相和鎮國將軍即便權傾朝野,也不敢如此明目張膽,讓帝王冊立一個無顏女為皇后。  張氏族人各處設法,可是容貌天生,要想改變,談何容易,只得用旁門左道,甚至……妖邪異術。   有錢能使鬼推磨,重金之下,必出邪士。   不久后,一個妖道邁進張府大門,帶來一出“妙計”。   “天狐可化美女,善蠱魅,惑人失智。凡人若得天狐羽衣,便可蛻變絕色姿容,讓所惑男子為之傾倒,嚴重者,須臾難離。”  張氏族人大喜過望,即刻重托妖道,愿用無數金銀珠寶換取天狐羽衣。妖道帶了數千張符咒,前往我們一家所居的刃峰山,揚言要將符咒貼滿整座山峰,除非我們自主獻出羽衣一件。  我們天狐法力尚可,硬拼的話也并非斗不過那妖道,但奈何幾個弟妹尚年幼,若被符咒所傷,以后定渡不過劫難。母親犯愁之際,我從角落里走了出來,無聲地看著她。  母親抬起頭,同我哀然對視,妖(魅)流不出眼淚,她原本幽紅的眼睛漸漸轉成殷紅,聽說,凡人中毒之后便會流出那樣的血液,痛苦與死亡……  我是一只渡劫失敗的狐。   十年前的月圓之夜,我在荒草叢中沐浴著如霜月華,正在慢慢化成絕色女子,卻被突如其來的毒箭射中了咽喉。然而,射箭之人竟比我先哭了起來,我愣愣地望著那蹲下去哭泣的身影,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心頭攪擾,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正在渡劫。  再次睜開眼睛時,母親的瞳仁里映出一只漆黑瘦弱的小狐貍,我沒有說話,也不想試探自己重傷后的咽喉還能不能說話。只黯然接過母親遞上來的羽衣,蜷縮在里面。妖(魅)沒有眼淚,我只能閉上眼睛,繼續入睡。   這羽衣,是母親及時將我渡劫時脫落的皮毛撿拾,用她數百年法力修補而成的,雖能幻化成我本該變就的傾城模樣,卻再也長不回我的身上。   我成了第一個要小心翼翼,保護羽衣的天狐。倘若羽衣被奪走,不僅法力受到重損,更有性命之虞。不過這正好合了那妖道的心意,其它天狐和羽衣同生共死,他占不了空子。  “你就是前幾年住在山洞里,妄圖鉆研修仙之術的臭道士。”我忿忿地瞪著那妖道,他此舉,顯然就是沖我而來。  “修仙?”妖道面色徒冷,唇角牽起一絲隱痛:“你們妖界真單純,見人避世就以為是修仙,殊不知,有些人根本是因為無處可去。”   “我是人,悟不透道,便成了妖。你是妖,悟不透道,興許會變成人。”妖道笑了起來,眼中燃起火焰,他不是天狐,仇恨之火卻將雙瞳染得似母親那般幽紅。   “你究竟是何意?”我詫異地看著面前的妖道,人世還真是復雜。我原以為他此舉只因貪婪,怎料卻是心底深種的仇怨。  “我引你去見那個人。”   “誰?”   “還能是誰,當然是讓你渡劫失敗的人,此后,你可以盡情復仇了。”  張傾城披上我的羽衣,化出絕色姿容,登上了朱輪寶蓋的錦繡馬車,在鼓樂笙簫中向金碧輝煌的皇宮駛去。   而我,也在幾日后被急急送入她的寢殿,她用一架嵌珠綴玉的金絲籠歡迎我。   天狐一族極具靈性,只有我活著,而且活得比較好,羽衣才能光彩依舊,似駐顏術般,讓她長久保持玉貌嬌容。  因此張貴妃待我還算客氣,錦衣玉食地養著我,在楚玥嘲諷我的時候,還幫著說兩句話,在她看來已是仁至義盡,畢竟以張氏一族的作風,優待傀儡這事可以算得上“高尚”了。  我也不想惹事,人活百年,她終歸要死的,介時羽衣還予我,我還能回刃峰山同母親弟妹們團聚,直到我看見楚玥。   這是那妖道謀劃好的一場相遇。   楚玥,便是十年前朝我射箭的少年,若不是當初被他射中咽喉,以至渡劫失敗,我豈會變成如今這狼狽模樣,囚在籠子里任他取笑!   我齜牙咧嘴地向他嘶喊,聲音難聽極了,他若有所思地打量著我,而后勾起冷傲的嘴角:“靈性沒看出來,脾氣可是夠大的,有點意思。”  張貴妃聞言,突然睨了我一眼,雪藕般的皓腕兜著楚玥的脖頸,嬌聲道:“原來皇上喜歡乖戾恣意的性子呀,那臣妾以后、”   “誒,萬萬不可,愛妃花顏月貌,自該比花解語,怎能和這小東西般斗氣。”楚玥說完,便將張貴妃打橫抱起,朝那紋鸞繡鳳的金絲紅紗帳內走去,而后,鶯聲嚦嚦,嬌噥軟語,卻沒有男子的聲音。  我不諳世事,不知這紅塵繾綣、情意綿綿,只是皺眉看著那輕輕搖曳的紅紗帳,好似母親在我渡劫失敗后,被憂傷侵染的朦朧目光。  “小狐貍,吃顆酸梅吧。”  清晨,我迷迷糊糊轉醒,見楚玥正一臉壞笑地望著我,也不怕被咬,直接將手中的酸梅塞進我嘴里。  我當然不負他望,狠狠咬了一口,指間血水滲出,他卻似無事一般,將手掩進袖口,拂袖而去:“明日再來看愛妃,和霸道的小狐貍。”  我愣愣地望著他的背影,慌亂的心跳,似渡劫那夜,撞見少年沉痛苦楚的眼。  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,我雖討厭楚玥,卻不是原該有的深仇大恨。我憎惡的,是他對我那玩味戲謔的神情,和他對張貴妃的溫柔與癡迷。  他喜歡的,只是那傾城絕色的容顏吧,倘若我沒有失去羽衣……我驚詫自己為何會冒出這古怪的念頭,心里突然不安起來,趕忙閉上眼睛,逼迫自己入眠。對了,自己一定是想親自去迷惑他,親手報那一箭之仇。   然而張氏一族比我這個小妖還狠心,他們不僅借張貴妃之手,把楚玥玩弄于鼓掌之間,更要將他像我一般,囚在金碧輝煌的皇宮牢籠,做一個身不由己的傀儡。   一出接著一出的好戲,簡直讓我應接不暇,大權旁落的楚玥,偶爾會愁悶煩躁,但只消張貴妃一撩撥,怒氣便做煙云散了。倒是我看他這副窩囊模樣心里窩火,索性在籠子里闔目閉關,眼不見為凈。  “莫非狐貍也會冬眠?”楚玥與張貴妃玩樂之余,走到金絲籠前,揪著我的耳朵,似乎壓根不記得曾被我咬過。   壞笑的神情我看得就來氣,憤怒地瞪著他,作勢要回擊,他卻突然沉下臉,深邃的眼眸映著染墨般濃重孤寂的夜。我凝神看了一會兒,才知是自己漆黑的皮毛,我渡劫失敗后,便不再到潭邊,甚至水畦照自己的模樣,現下看來,確實丑陋難堪。  我委頓地垂下頭,懨懨躺在籠中,數日懶得動彈。張貴妃的美貌受到殃及,露出幾分憔悴之色,未免恐慌起來。   “沒事,在籠子里關太久,每月十五之夜,讓我出去采些陰氣就行了。”   “你知道,羽衣在我身上,你若是逃走、我若是出事,你都會法力全毀,甚至、”   “自是知道,否則怎會老老實實被你囚這么久。”   “哼,明白就好。”張貴妃到底警惕,將從另一個道士那求來的降魔鈴系在我的腿上。之前的妖道在送完羽衣后便消失不見了,據說他用張氏一族所贈的金銀換了一艘畫舫,去了天涯。  灑脫的心情,仿佛大仇已報,似認定我會在楚玥身上大展“報復”,又或者,只要讓我和楚玥相遇,就注定會是悲愴的結局。   子夜,我化身一個瘦小的宮女,往皇宮中陰氣最重的竹林走去,相傳失寵的嬪妃與受欺凌的宮婢,都來此處了結生命。   我是妖,自然無所忌諱,在陰藍的夜色中,輕巧地躍上一堵斑駁的墻,領略夜風惆悵、月色凄涼……   “你在這做什么?”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傳來,我訝然轉頭,見楚玥一襲黑袍,立在斷墻之下。  這宛若在問舊相識的語氣,弄得我有一瞬間的錯覺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,不起眼的小宮女無誤。   楚玥俊逸的臉龐上不見絲毫戲謔之意,反而是難得的溫和與認真,他一撩袍角,躍上墻頭,同我并肩而坐。  我想起宮里的規矩,月盈兩日,十五和十六,皇上是要到皇后的寢宮過夜的。楚玥沒有冊立皇后,為避免后妃爭寵,他這兩夜素來都是自己在書房就寢,沒想竟會來這陰森孤寂之處“漫步”。  楚玥早早就放過話,哪個嬪妃先誕下皇子,就冊其為后。為此張貴妃每日服湯藥進補,其它嬪妃自然也不在話下,可后宮卻依舊遲遲未有好事相聞。   “難得享一夜清靜,想這些紛繁之事作甚。”我不知楚玥是對我說,還是自言自語,以他的秉性,會同一個相貌平平的小宮女言談嗎?  夜風拂過,青絲與衣袂輕輕搖曳,腳踝處的降魔鈴叮叮作響,我不由縮了縮雙足,他卻完全未曾介意,只凝著我的眼睛,淡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 我在他深邃的眼眸中,看到自己瘦小的身影,實在不解他為何笑得這般好看,比和張貴妃在一起時還要清逸純然,似刃峰山上的琉璃明月、瀲瀲清輝。  “璇璣。”我喃喃開口,沙啞的嗓子連自己都覺得刺耳,他卻伸手護住我的咽喉。  “我叫楚玥。可惜靈玉與神珠,都要這般被刻意雕鑿,為何不能遵從自己的意愿呢。”  “你的意愿是什么?”我輕輕翕唇,無聲地問道。  “天涯海角、山川清澗,只要離開這座囚籠便好。”他淺笑疏離,雙目似海水般蒼茫幽涼。  此后,每個月圓之夜,我們都在斷墻上相見,我討厭自己沙啞的聲音,不喜說話,他也靜靜地坐在一旁,仿佛這樣默然并肩,已是愜意怡然的自在畫卷。   “皇上為何會時常來這里?”我側過頭,用唇形問道。   “這里是囚籠中的一扇窗。”他凝著我的眸,抬手輕拂我額前的細發。  心仿佛被揉了一下,我不知他說的是這陰氣森森的竹林,還是、我朦朧困惑的眼睛——  *   “看來這段時日,你的陰氣采擷得不錯。”張貴妃對著紅檀雕花妝鏡,傾城姿容笑得愈加冶麗。   “娘娘,該喝藥了。”心腹女官捧著蓮瓣銀盤,玉碗中的褐色藥汁冒著苦澀的熱氣。  “這湯藥都換了幾次了,一次比一次苦,怎么一點都不奏效,還敢說什么神醫良方。”張貴妃柳眉緊皺,只想狠狠砸碎藥碗解氣。   “娘娘,您用藥已將近一年,倘若中斷,前邊的藥豈不是白喝了。”女官勸說道,面色也忍不住流露疑惑:“這些藥都是丞相重金請各地神醫一起商討,配制的藥方,按說早該起作用了呀,怎么會、莫非……”   “莫非什么?”張貴妃警覺道。   “總不會是、有人暗中搗鬼,把藥性給破了?”  “什么!”張貴妃怒不可遏:“真是活得不耐煩了,竟敢在我這里使壞,還不快派人(嚴)查!”   “是。”殿中諸人皆籠上愁云,連我也不例外。  因為,并沒有什么可查的,內殿的宮娥內侍全都是丞相和鎮國將軍精挑細選,甚至一一排查,唯一無法排查的,唯有楚玥。  所幸過幾日便是月圓之日,張貴妃見我每次凌晨都乖乖回籠,逐漸放下戒心,不過降魔鈴還是一次不落,雖然我并不知曉有什么作用,佩戴時也沒有什么不適,只是叮叮嚀嚀的聲響,提醒我是一只被囚的小妖。  這半年來,楚玥對待籠中的我,仍是捉弄嘲諷的作風,在張貴妃愈加艷(麗)的容顏下,他的眼神也更為迷醉,兩人甜蜜共話時,我皆閉目養神,卻再難入睡。幽藍的夜色下,他那清逸溫潤的模樣、湖光流轉的眼神,總在腦海中揮之不去,他不是喜歡貌美的女子嗎,緣何會把繾綣溫情給一個相貌平凡的小宮女?   此刻,我們又并肩坐在斷墻之上,在心里呢喃了無數遍的疑惑,終還是咽了下去,我用沙啞的聲音,問著另一件更要緊的事情。   “皇上為何不想有子嗣?我覺得張貴妃雖是家族的幫兇,但她對你也是有幾分真情的,如若有了孩子,她念及彼此的情意,應會從中周旋,不會讓他們太為難你。”十一年來,我第一次說了這么多話,喉嚨和心口皆堵得難受,是舊傷未愈還是心傷發作?  溫熱的夜風如薄紗般拂過,我卻悶得透不過氣來,腳踝上的降魔鈴竟叮叮鐺鐺響個不停,我下意識地伸手捂住耳朵。   楚玥握著我的腳踝,有力的手掌止住叮當亂響的降魔鈴,我慢慢穩住心神,卻覺雙頰發燙,比張貴妃熏染的,那桃魂杏魄的胭脂還要瑰艷。  “傀儡之命,為何還要再續?在我這一代結束,也沒什么不好的,你說是不是,小狐貍?”  “你,你怎么、知道……”我愕然望著他,雖說心里曾有過那么一絲的遐想,可還是驚訝萬分,霎時間心跳如鹿。  “烙在心底的小模樣,我怎會不知道。”楚玥淡笑著,凝視我的眼睛。   “其實,你一直都很清醒?”  “是啊,我若不假意被她迷惑,失去利用價值的你該怎么辦。”他嘆了口氣,陰郁的愁云漫上俊逸的臉龐。   十一年前的景象又在腦海中重現,少年悲傷苦楚的眼神扎了我的心,我融進了他的憂傷里,忘了正在渡劫的自己。這也是我為何遲遲不肯復仇的原因,冥冥之中的牽系,仿佛共同譜過一支紅塵心曲。  “那夜,父皇將功高(震)主的皇叔綁在樹上,讓我朝他射箭,說想坐穩皇位就要學會殘忍。可我怎樣都做不到,出箭之時我縮了手,箭歪了,射到一只小狐貍,我忘不了那眼神……純真惶惑又擔憂眷注。今生今世,我如履薄冰地活著,自忖沒有對不住任何人,唯有你。”  “我知道皇叔把你送進宮復仇,他的仇恨我十分明了,意外的是你。小狐貍,你不恨我,真好。”   楚玥清明的眼眸溫存滿溢,他湊過來,吻了吻我的唇,讓我難過的是,他的唇一點都不溫暖,似被露水染濕的楓葉,又似他緩緩漫上霧氣的眼眸,一顆淚水滴落下來,是我們妖界的奢侈之物。   我用掌心接住那顆溫熱的晶瑩,怔怔地看著,驚見里面的倒影,自己又恢復了絕色姿容。  “這是你十一年前的渡劫之日,子夜時分,只要張貴妃喪失意識,羽衣便可回到原身上。我給張貴妃下了藥,你快些走吧。”   “可是、你怎么辦呢?”  “璇璣,別為了陪一個傀儡,在這塵世熏染雕鑿,做回自在的自己吧。”楚玥解開我腳踝上的降魔鈴,寬厚的手掌吃痛地顫抖了一下,又似無事般掩進衣袖:“快走。”  “你的手怎么了,是降魔鈴上有什么嗎?”我想扯過他的手,他卻緊緊攏住袖口。  “這還用問,當然是有毒了。”張貴妃的聲音響起,我驚懼地轉身,卻只見竹林的茫茫黑影。   “早就疑心你們兩個有問題,還好先請了術士做法,哼——”張貴妃冷笑著,我才發現聲音是從降魔鈴中傳來的。   “你放了她,不必有傾城之色我也任你(迷)惑。”楚玥啞著嗓子道。  “呵,皇上既無情,我還留情何用。你為了這妖狐竟將我如此戲弄,那我們就好好玩上一番。看你為了這狐貍,能做到什么地步!”  張貴妃話音方落,我正擔憂地看著楚玥開始泛青的臉龐,他卻朝我沖了過來,用被毒得青黑的手掌,拼命拍打我身上驀地燃起的邪火。   “楚玥……”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,卻宛若在心底呢喃了無數遍的呼喚。   “快、快走!”楚玥奮力撕下羽衣上的引火咒,急聲催促我。  剩下的半件羽衣倒是能讓我逃回刃峰山,找母親救治保住性命,可是、楚玥呢?   “走!”楚玥倒在地上,用最后的力氣向我吼道。   我愣愣地望著他,似初見那夜,被凝了心神。天狐的百年歲月,都不及你溫存的眉眼,一眼讓我沉淪。  妖道說:“我是人,悟不透道,便成了妖。你是妖,悟不透道,興許會變成人。”  我會變成人嗎?我不知道。我只看到楚玥那雙漸漸渙散,卻依舊溫情脈脈的眼。   我輕輕走到他身側躺下,握住他已經開始變涼的手,邪火復燃,將我們兩人圈進了另一方天地。   楚玥已說不出話,只深望著我,我學著他的從容淺笑,溫聲承諾:“若來世還能再相見,定不錯過彈指剎那間……” 
7470次播放
3702人已點贊
7281人已收藏
明星主演
聞濤
盛可可
黃煜
最新評論(888+)

張寶新

發表于48分鐘前

回復 李暾 : 說心里話,對《末日屠龙》形象我是喜歡的 


邱衡

發表于23小時前

回復 劉正: 這部《末日屠龙》我說實話,給我感動哭了據此前媒體報道,山東男籃新賽季希望將陣容年輕化,老將哈德森留下的可能性已經不大。小丁離隊之后,球隊將租借上海男籃前國手可蘭白克,他具備不俗的得分能力,而且三分球也是非常準,是一名非常不錯的3D型球員,能力強悍突出,新賽季將是山東男籃重要力量。,上賽季山東男籃獲得常規賽第11名,季后賽0比2不敵于深圳男籃無緣晉級八強。今夏,山東高速男籃大規模調整勢在必行,將在教練組方面、球員方面進行進一步的調整。據最新的消息顯示,前任總教練宮魯鳴和主帥徐長鎖將離開原來的職位,而前吉林男籃主教練王晗,前北控男籃主帥丁偉將構成新賽季山東男籃教練組,在6月9日,王晗和丁偉已經抵達山東。


王嘉

發表于9小時前

回復 閆冬青 : 2022-09-03 03:49:01,再一次重溫《末日屠龙》。 

猜你喜歡

每周熱播榜:

http://www.xjseed.com/liuyi/680199.html http://www.xjseed.com/liuyi/907655.html http://www.yccbw.com/liuyi/611784.html http://www.yccbw.com/liuyi/863218.html http://www.mcalen.com/liuyi/775181.html
末日屠龙
熱度
3277
點贊
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网站_日本大片黄色小视频_尹人香蕉午夜电影网_可以直接免费的AV片